首页 > 艺术全球推广计划 > 炒作能产生作用的前提,是画家的作品有艺术价值

炒作能产生作用的前提,是画家的作品有艺术价值

上传时间:2014-12-22

260144

艺术市场进入模式化运作的时代,画家不再是依靠一种模式成功。

成功运作模式的基本元素是三位一体:投资人,艺术家,推广人。

三足才能鼎立,才能撑起一个面。

艺术家应该回到画室,艺术推广人需要走到阳光下。

唯有如此,艺术推广人才能社会化,规范化,规模化。

用左眼看艺术家

在这个时代搞文学艺术,如果生前默默无闻,死后将更加寂寞。

钱晓征:你最近出版一本书,写艺术家的,叫《用左眼看艺术家》,为什么要用这个书名?

纪太年:书名叫《用左眼看艺术家》,就是取一个特别的视角。从医学角度说,左眼获得的信息量应该低于右眼。我用左眼看艺术家,意思是我写艺术家和艺术的话题,比较轻松随意,生活化,不学术。

钱晓征:一共写了多少位艺术家?

纪太年: 56位。主要是记录我跟他们之间的交往,里面还配了我和他们合作的作品、照片。 1997年我开始接触艺术家,这些年,大概写了四百万字的文章,编辑出版的艺术类书籍一百多种。先后为喻继高,何家英,冯大中,李魁正等写过传记,为吴冠中、陈逸飞等写过序。

钱晓征:对你身份的介绍,是作家,艺术评论家。

纪太年:1997年之前,我主要的精力的是文学创作,诗歌,散文,小说都写。高中就开始写作,最早发表的作品是一首散文诗,发表在《中学生报》,当时特别高兴,跑到河滩上自己傻笑半天。此后,陆续发表过一些文章,《新华日报》,《中国青年报》,《诗刊》等都刊登过。

钱晓征:后来怎么会进入艺术圈?

纪太年:这跟丁帆老师的一次谈话有关。丁帆老师研究现当代文学,他说文学的影响力会日益下降。文学在80年代很热,今天看文学就已经很边缘了,丁帆老师十多年前就意识到文学会边缘化。他当时阐述了这么一个观点:这个时代叙事文学比较受关注,也就是说,小说家相对诗人和散文家更重要。每个时代优秀文学家的数量都很有限,优秀的小说家只能留下来几个。我记得丁帆老师当时这样说:赵本夫,苏童,王安忆,陈忠实,都算得上时代优秀的小说家,你考虑一下自己的实力,能否超越他们,如果你觉得自己的实力不足以超越他们,调转一下航向,未必是一件坏事情。我觉得丁老师说得有道理,条条大道通罗马,可以找一个更适合自己发展的路,只要能走出来就算成功,如果选择自己力所不及的事,不仅会很辛苦,可能生存都难。

钱晓征:进入艺术领域,你给自己确立什么样的角色?

纪太年:艺术评论家,作家,同时我也画画。但是,这些年,我还有一个幕后身份:艺术推广人。就是运用媒体、出版、甚至商业运作等综合手段,扩大艺术家的影响力,最终将艺术家推向成功。

钱晓征:你所说的成功,含义是什么?

纪太年:成功的含义,最基本的就是要有广泛的知名度和社会影响力。

钱晓征:广泛的知名度和社会影响力,与作品本身的价值是否成正比?

纪太年:不一定成正比,但是知名度和影响力很重要,因为无论是文学史还是艺术史,都有很势利很现实的一面,编者的关注点往往会集中在有一定影响力的作品上。在这个时代搞文学艺术,如果生前默默无闻,死后将更加寂寞。

钱晓征:很多大艺术家都曾是生前寂寞。比如梵高。

纪太年:这个要分析一下,时代背景和环境已经发生变化了,现在是一个信息爆炸的时代,我们的衣食住行,所思所虑,都被无形的力量所左右,这无形的力量就是媒体,比方我们要买电视,马上就想到松下想到TCL,买电器就想到去苏宁。这些信息是哪里来的?都是媒体强行灌输的,媒体的触角几乎延伸到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。在今天强大的媒体传播下,你都没有浮出水面,在几十年之后还能浮出水面?这不是异想天开吗?

钱晓征:按你的说法,如果不被媒体或大众所关注,即便是优秀的作品也可能被这个时代所淹没?

纪太年:这是必然的。因为这个时代,哪方面都不缺人才,竞争更为激烈,而成功的出名的人永远是少数,谁的综合能力强,谁就有可能出得来。就好比登珠穆朗玛峰,高度是8848米,很多人可以到达5000米的高度,学习绘画15年20年,只要肯用功智商不太低,达到5000米的高度没问题,再往后,一些天分较高的人,可能会登到7000米的高度,再往上走,就不仅仅局限在绘画方面了,一些画外的东西在起作用,谁的画外功夫运用得好,谁就会登上峰顶。

钱晓征:有没有例外呢,完全凭绘画实力登上顶峰,无需借助外力。

纪太年:没有例外。古今中外,成名的艺术家、大家,除了必备的艺术本身的价值,也是各种手段运作的结果,没有列外。

钱晓征:你这个说法很绝对。

纪太年:我一直在研究这个课题:艺术家成名背后的真相。我看了许多资料,到目前为止,我还没有看到例外。我的意思也包含:有的时候自己不一定在运作,是别人在帮你运作;有的时候,是身份地位,自身就具备了运作的含义。事实上,不管他们自己有意无意,他们本身的行为,比如,著作,官衔,生活,交往,等等,一切信息,都已经是充满了浓郁的炒作成分。

比如,毕加索的太太在回忆录中提及,毕加索除了画画以外,很多时间就是跟他的操盘手就是他的投资商,还有一个作家在一起。这个作家经常帮毕加索写文章。毕加索的太太说,他们经常在地下室里密谋,密谋什么事情呢?就是制造一些新闻热点,毕加索的身份是画家,他的推手们,就围绕画外的东西,不停的制造一些新闻,目的就是为了吸引人们的眼球。

钱晓征:炒作能产生作用的前提,是画家的作品有艺术价值。

纪太年:当然,画家的价值,就体现在他的作品自身的不可取代的价值,作品站不住,炒作的结果就只是泡沫。在这个酒香也怕巷子深的时代,画家和有价值的作品要产生影响力,必须依靠外力。这个外力就是:运作,炒作,推广,即:艺术推广人通过媒体推广和市场推广,将画家的作品推介给公众。这是一个人们的衣食住行都受到传媒左右和影响的时代,宣传是必须的。我所说的运作、炒作、推广,含义差不多,都是中性词,没有褒贬色彩。

炒作推广 古已有之

做官或是进入主流机构、商业运作、媒体关注、办学等,

是古今艺术家成功的基本途径。

钱晓征:炒作,推广这些概念,是这个时代才有的么?

纪太年: 当然不是,炒作推广古已有之,只是方式途径有所不同。

古代艺术家扩大自己影响力,最多的途径就是靠谋取官位,或者进入画院这样的专业机构,比如宋朝的画院,是皇上设立的,进了画院,就可以浮出那个时代的水面,同时,待遇、社会地位、声誉跟着就来了。这是一种模式,这个模式现在也还很实用,今天我们说一些很有功底的画家,往往因为没有进入主流的圈子,影响力会减弱。

上世纪五十年代,国家设立三大画院,北京画院、上海画院和江苏省国画院,起因是周恩来总理发现一批优秀画家散落在民间,就提出设立画院,把优秀的画家集中在一起。画院设立后,就出现了分别:画的不错却依旧散落在民间的,往往知名度没法跟画院的比肩画家知名度相比。现在大家都知道钱松嵒是一代山水画的大家,当年钱松嵒和秦古柳都在无锡,秦古柳比钱松嵒名气更大,画的更好,卖的也更贵,但是,当时请秦谷柳来画院,秦古柳有点清高,不愿意。你看今天,秦古柳已经逐渐被人们淡忘。董欣宾学的就是秦古柳,画风非常纯真,笔墨技法很高。上个世纪六十年代进入画院的,现在或多或少的都获得了一些知名度和社会影响力,而没有进入这个主流机构的就不行了。

钱晓征:是否也跟钱松嵒进入画院以后,参与了主流创作有关?

纪太年:有关系。进入画院以后,钱松嵒就融入了主流艺术,当时主流艺术是艺术为政治服务,所以,在傅抱石带领下,江苏画家进行两万三千里的写生,画祖国新貌,反映新生活新时代。亚明说:情愿要技法上不成熟,也要反映新的时代新的面貌。

钱晓征:两万三千里的写生活动,成就了新金陵画派的地位和影响。傅抱石,钱松嵒,亚明,宋文治,魏紫熙,这些新金陵画派的代表人物,走上更高的发展平台,获得同时代艺术家所没有的机遇和关注度。

纪太年:那是当然,主流机构拥有更多的资源,可以举办各类活动,这是扩大影响的手段之一。我要介绍的第二个手段是:商业手段,就是靠资本运作来推广艺术家,这个手段现在运用比较广泛,但古已有之,比如扬州八怪,扬州八怪为什么称为怪呢?因为他们作品不符合主流,那么扬州八怪是非主流,为什么能拥有这么大的影响和名气,最关键的就是资本运作的结果。

古代画家成名,更多的是依靠官场,在官场谋取一个什么官位,或者投靠一个大官,就可能获得机遇,成名的途径还比较单一,扬州八怪之后呢,艺术家成名就增加了一条,就是资本运作,资本也可以让画家成大名,拥有广泛的社会声誉。

钱晓征:商业跟艺术很难分开,从这个意义上说,艺术属于奢侈品。

纪太年:明代的画家仇英,有一幅手卷叫《子虚上林图》,这个手卷是一个商人给仇英的命题作文,商人的母亲要过七十大寿,就请仇阴为他母亲画一张画。商人大概给了仇英十万大洋,让仇英暂时不要画别的画,专心画好这张画,仇英用几年时间完成了《子虚上林图》,后来这幅画成了中国美术史上很著名的作品。

钱晓征:资本运作的方式,现在运用的更为广泛。

纪太年:第三个手段是:媒体关注。老画家黄养辉曾给徐悲鸿做过十九年的秘书,他说徐悲鸿在四十年代,经常看报纸,他还要别人收集各家信息,如果这个星期报纸上没有出现他徐悲鸿的名字,他会一个星期都郁郁寡欢,哪怕是骂他几句也行,他就是要保持出镜率,保持关注度。

钱晓征:吴冠中在接受南方都市报采访时说:徐悲鸿从法国回国后,画得比较写实,比较像,一般官僚就能看得懂,觉得画得像。他会搞人际关系,跟官员搞得比较好,中国慢慢知道有徐悲鸿,画马,在中国就很厉害。说明徐悲鸿也走官僚的路子。

纪太年:徐悲鸿这个人太复杂了,有关他的争议也很多,当年徐悲鸿就是舆论的中心和焦点人物。他和刘海粟之间的是是非非,和他的学生孙多慈的婚外情,还有他和蒋碧薇和廖静文之间的纠葛,这些是是非非现在看来是公说公有理,婆说婆有理,但是毕竟这使得他成为那个时代的话题人物。说的都是画外的事,而人们津津乐道的也就是这些画外事。正是这些有争议的话题,让徐悲鸿备受关注。结果就是如吴冠中所说:“在中国就很厉害。”

钱晓征:当今艺术市场公开的定律是:一个艺术家和他作品的市场价值,一般都是与他在媒体上的曝光度成正比,很多的艺术家们也都是深谙此道。

纪太年:并非是当今。我在查阅资料时发现,民国时,已经有画家在媒体上做广告。《良友》画报,是民国时期比较有影响的杂志,在《良友》画报上,我就看到广东画家陈树人做的广告,他是岭南画派一个重量级的画家,广告内容就是刊登一些作品,还有评论文章。我们现在办的一些美术类专业性杂志,主要是一些机构,如美协,文联,院校等来主办,民国时,一些杂志就是画家自己主编的,吴湖帆就主编过好几本杂志,贺天健也主编过杂志,这些杂志刊登的内容,就是自我吹捧的文章,吹捧主编的,或者是跟主编有关系的画家,以及他的门徒们。

钱晓征:专业杂志这样做,就失去了它的专业价值,至少是失去了公平性。

纪太年:我们今天只谈论这个现象,不做对错的评判。做杂志,对一些艺术家,目的也就是一种宣传手段。比如吴湖帆主编的杂志,会刊登吴湖帆跟哪些名家接触,参加了哪些名流的宴会。这类杂志还有一个内容,就是用很大的篇幅介绍润格,比方某画家的一个扇面是多少钱,一张条幅是多少钱,一个中堂是多少钱,都会标的很清楚,还会介绍一些弟子,作品是什么价格。

第四个手段是办学。徐悲鸿的影响力跟他一直办学有关,参与办学是艺术家产生影响力的一个重要途径。颜文樑有苏州美专;林凤眠有西湖艺专即是后来的中国美院;刘海粟有上海美专。

做官或是进入主流机构、商业运作、媒体关注、办学等,是古今艺术家成功的基本途径。

大师是“炒”出来的

歌星,影视明星,都有经纪人,高调运用各种手段推广包装,

甚至作家也开始包装推广。艺术界似乎有点遮遮掩掩。

事实是,历史上很多大师是 “炒”出来的。

钱晓征:炒作,推广,运作,在今天已经无处不在,艺术界也不能幸免。

纪太年:这个问题不必回避。在很多领域,炒作,推广已成为人们的共识。歌星,影视明星,都有经纪人,高调运用各种手段推广包装,甚至作家也开始包装推广,比如:美女作家,身体写作等等概念。艺术界似乎有点遮遮掩掩。所以,我才说自己的幕后身份是艺术推广人。我从不在公开场合这样介绍自己的身份,就是因为,这个身份,在艺术界很尴尬,不被认可,虽然,我已经从事这项工作很多年。事实是,历史上很多大师是被运用各种手段“炒”出来的。

钱晓征:也有一些艺术家是厚积薄发,一举成名吧,比如林散之,在官场上没有担任职务,也没有办学,早年也没有商人运作,只是因为一个偶然的政治因素,日本的书道有人来访,赞他为中国草圣。

纪太年:是的,你别忽略了“中国草圣”这件事,这个事件本身就有很大的新闻性,让林散之名噪一时,受到媒体极大的关注。这个事件之后,有些商人就主动介入进行商业推广了,这个推广,不一定是林散之有意为之。正是这些因素,让林散之深入人心,地位稳固,蒸蒸日上。最近,林散之的价格又在极度飙升。相反,有一些画家,在美展或是参加一些重要的活动,也可以一举成名,但是,没有后续的跟进,慢慢地也就沉寂下去了。这样的例子很多,讲起来都觉得遗憾。

傅抱石也算一个。作为一代宗师傅抱石的成功,跟两件大事件有关。一是在1959年,为北京人民大会堂创作作品《江山如此多娇》,再就是1960年由他率领江苏画家,进行了两万三千里的写生活动,这是把中国画由古典形态向现代形态转变的一个里程碑的活动,在全国引起极大反响,今天看,在美术史上也留下辉煌的一笔。这两件大事,让傅抱石成为中国美术界一线明星。

钱晓征:林凤眠、徐悲鸿、刘海粟,这三位艺术家在当时是三足鼎立,他们的影响力,分别取决于哪些因素?

纪太年:林凤眠经常被人举例,是靠资金运作成功的一个例子。

中国绘画强调骨法用笔,林凤眠的画里几乎是没有,像林风眠这样的创新画家,很容易被历史所忽略,那他怎么就成了中国画大家呢?林凤眠的影响力,资金运作功不可没。解放后,因为政治因素,林凤眠成了一个边缘人物,但是,在一些海外华人圈里,他解放前的那种影响力并没有消退掉,这就给画商的运作留有空间,画商对林凤眠的系统推广,加上林凤眠在办学上的成功,一生当中桃李满天下,这些学生就是传播他影响力的最好推手,奠定了林凤眠和徐悲鸿、刘海粟三足鼎力的地位。

关于徐悲鸿,前面讲的比较多了,他很典型,一方面他十分懂得自我炒作,加上他办学,他的绘画理念符合主流思潮,所以他一直是主流的红人,同时他广交朋友,人脉很好。人脉好就是大家都捧你,政府捧,媒体捧,市场捧,朋友们捧,学生们也捧,自然影响就大了。

刘海粟也是一个懂得炒作自己的人,比如,他少年时代就说自己跟马蒂斯、塞尚有交往,马蒂斯、塞尚都认为刘海粟是艺术大师。还有他说周恩来找他谈话,谈到夜里三点钟。

钱晓征:但是,美术界一直有人对刘海粟存有质疑。关于刘海粟是不是康有为的弟子,江青是否给刘海粟做过模特,刘海粟是不是汉奸,周恩来是否调解过徐悲鸿与刘海粟之间的矛盾,甚至周恩来有没有跟刘海粟夜谈,等等。《世纪恩怨》作者荣宏君就对南方都市报记者说过,“许多历史全来自刘海粟自己的说法,缺少旁证,而且充满了矛盾和疑点。”

纪太年:当然有人质疑了,还有人骂,说得很难听。但是,毕竟,这些言论留下来了。甚至可以这么说,刘海粟就是在骂声和质疑声中,建立起自己大师的知名度和影响力。

当年德国的一个文化机构,委托刘海粟编写中国历代绘画作品选,一套十本,结果,刘海粟选编的是:九本都是古人的,第十本就是刘海粟自己的画集。刘海粟把自己和历代的大名家放在一个体系里。大众不知道内幕的话,得到的就是这样一个信息:刘海粟和历代的大名家是一个水平的。这种做法很能忽悠人的。当他的名气足够大的时候,他就是皇帝的新衣,他成了神话,别人一般是不敢轻易怀疑的。质疑的人会是哪些人呢,是水平相当的人,知道他的履历知道他成长过程的人,还有就是他的朋友,同学,同乡。比如最早质疑刘海粟的,是徐悲鸿那些人,都对他是知根知底的。

钱晓征: 2000年他的学生写了一部《沧海》,书中披露了刘海粟大量的隐秘的经历,以及美术界的是非恩怨,几乎颠覆了刘海粟此前的专记。文字的力量是巨大的。

纪太年:艺术大师的背后,都有很多有分量的文字。成就刘海粟的就有一个关键人物傅雷先生,他为刘海粟写了大量的文章,这些文章极大地占领了舆论阵地,把读者全部洗脑,傅雷就是那个时代最优秀的艺术推广人,当然他自己也赢得了声誉。写文章,先确立一个概念,不断强化一个概念,然后把这个概念广而告之。比如,刘海粟就是艺术大师。

钱晓征:类似的还有张大千,画坛有“东张西毕”之说,就是:西有毕加索,东有张大千。很牛的说法。

纪太年:这件事起因于张大千1956年对毕加索的一次拜访,在张大千的传记里这么记载:张大千在 加利福尼亚别墅与毕加索会晤,毕加索对张大千说:“这个世界上谈到艺术,首先是你们中国人有艺术,其次是日本的艺术,当然,日本的艺术又是源自于你们中国,第三是非洲的黑种人有艺术,除此之外,白种人根本无艺术。所以我最莫名其妙的事,就是何以有那么多的中国人、东方人要到巴黎来学艺术?”这件事太有影响力了,对提升张大千的地位,作用可想而知。

钱晓征:张大千早年就显现出很强的绘画能力。

纪太年:是的,因为绘画能力强,张大千早年就开始做假画,做石涛的假画,甚至骗过他的老师,骗过吴湖帆这些当时一流的鉴定家和收藏家。

和毕加索会晤之后,张大千的身份就是东方艺术的代表人物。但是,他自己知道,他的画,市场并不是在西方主流社会,主要是在东南亚的华人圈子,在国外,华人数量一直比较庞大。

钱晓征:今年五月,张大千的1968年所作的巨幅绢本泼彩《爱痕湖》,以人民币一亿零八十万元的天价成交,这是中国近现代书画首次突破亿元大关,同时,这一价格也创出张大千个人作品成交新纪录,成为中国近现代书画市场价格新的里程碑。你认为,除去艺术作品本身的原因,有哪些外力因素促进张大千即使是到今天,依旧拥有这样的声誉?

纪太年:从艺术品自身的价值看,能够跟他比肩的人当然有,却没有这样的市场地位,为什么?为什么创造这个价格的是张大千,而不是徐悲鸿?不是林凤眠?不是刘海粟?

前几年搞过一个画家排行榜,在 100名现当代艺术家中选13位大师,吴昌硕,齐白石,潘天寿,徐悲鸿,张大千,傅抱石,钱松嵒都在这个里边。这么多画家当中,绘画上都是有实力的,都是在这个时代给留下来了,那为什么会是张大千的作品过亿了?

我们撇开艺术高低不谈,只谈画外的功夫。第一,知名度,张大千解放之后,一直在海外,在巴西住了一段时间,美国住了一段时间,然后回台湾,张大千到哪里,新闻就到哪里,一直保持很高的关注度,其他的艺术家根本不具备他这种国际的影响力。

钱晓征:张大千就一直生活在资本主义社会里。

纪太年:对,这是决定他艺术市场红火不红火一个最关键的因素。第二,张大千由于比较早的进行了资本运作,并且有一些机构和团体包括出版人等参与运作,势必为他建立了一个数量可观的收藏家队伍,这些收藏家会通过多种方式抬高他的声望,抬高他张大千也就等于帮助了收藏家们自己,因为自己手上有张大千的作品。从这一点上说,大师就是这样被炒出来的。

标签: test

全国新闻记者证管理及核验网络系统 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中心
新闻热线:18907496114 广告热线:18907496588 本网举报电话:0731-82205980
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湘 B2-2010006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湘网文[2014]0251-002号 短消息类服务接入代码使用证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(湘)字004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
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(湘)字第00106号